何事东风

死生都交付

【飘策】读经

一辆开不起来的手推车

 经书(呸)play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——大般若波罗密多,这是什么意思?

——若是有问题啊,自己先记录下来,有时间我再教你~


他早就说过,这张椅子不是很舒服。

空无一人的鬼祭贪魔殿内,公子开明被他座下第一大将从背后压在王座上,那卷般若经摊开在他们身边,幽绿色光源忽明忽暗,将书上字迹照成一团模糊的黑影。

“小明,你不是说,要教我?”

鬼飘伶用膝盖顶着他的背,让他趴跪在座椅上动弹不得,指尖敲敲书页,语气危险。

“啊我解释给你听就是啦,谁让阿飘你的中文不好我也有责任呢……哎...

2 47

【俏空】Sweet Dreams 番外一

说好的俏空文的后续,前文见http://weibo.com/5976579196/E2HZK3xsO?type=repost#_rnd1471787231265

以及 @墲骱 的图 =v=http://weibo.com/1893505474/E2M3HuVo1?type=repost#_rnd1471787328623

避雷预警:多CP

俏空的部分差不多交待完啦,圆满了看修罗帝国演唱会的野望

接下来会写写网梁

这对在我这里好纠结啊…orz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【俏空】Sweet Dreams番外一 演唱会


  内含CP...

1 21

【黑泥】官方又没逼你,你干嘛要产粮?

透明的小羽毛:

最近在某pv的评论区看到这么一句话,心头瞬间涌上无数黑泥。
这句话对同人作者,尤其是没什么人气的同人作者,打击无疑是核弹级的。



同人是个灰色地带,大家都懂得。



对啊,官方没逼你,读者没逼你,你干嘛要产粮?
为了一点儿热度?
为了寥寥几句评论?
为了可能还要倒贴钱的本子?



不,不只是为了那些。
你是为了展示自己对角色的爱,为了把自己的心刨开给别人看,才产粮的。
你恨不得让所有人知道你心中的他有多么美好,你想要为他构建出更多、更新奇、更丰富多彩的世界。
你希望通过你的一点微薄的努力,能让更多的人认识他、了解他、喜爱他,然后...

【飘策】义务献血

·金光布袋戏同人

·CP鬼飘伶X公子开明

·限制级

一个小明献了血又要献身的故事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夜里的风真凉呀。

公子开明扛着棍子,坐在高高的悬崖上。

他目力极强,即使在夜里,也能一眼看到很远很远的地方。

头顶的天空是漆黑漆黑的,蓝月又大又亮,仿佛一伸手就能碰到。

他脚下是一道横贯东西、截然断开的暗红色巨岩,再往远处,地势渐渐倾斜下去,河在河谷最底部静静地流,两岸的灌木凌乱丰茂地生长着。

巨岩另一侧是沉沦海,说它是海,因为实在太大了,怎么望也望不到边。不同颜色的月亮升起的时候,水面上的雾气会折射出变幻的光彩来。

公子开...

2 29

【雁默】死亡十五题

铃堡【关于死亡的三十题】里面抽出十五题。

中元节。


1 欢笑的孩子踩过你将长眠的土地

默苍离死后是没有棺椁的。

他就随便被葬在了什么地方,甚至尸首分离。

上官鸿信是不屑去找的。 

默苍离大概也很乐意。

他的身体化作腐灰,从骨血里开出花来,而后任凭什么人去打扰他的安宁。

所求不过如此。


2 弥留之际的幻觉

默苍离死前确乎是看到了上官鸿信。

在俏如来下手杀他的时候,在血里在少年的泪痕里,在琉璃树茫茫的光影里,那是八年前握住了这柄剑的人。


3 服丧

羽制,夫为妻丧,期服。

默苍离死后一年,他才踏上了那片土地...

30

【雁苍】My body is a cage 03

03


苍越孤鸣醒来的时候,天色已经十分暗了。他揉着眼睛坐起身来,发现身上多了一层薄毯。

他坐在床上愣了一会儿,然后穿上了衣服走出卧室。上官鸿信正坐在书桌前,对着电脑码字,听见他出来也没有回头。

苍越孤鸣站在他身后几步远。

“抱歉,在你家里睡着了。”他小声说。他已经很久没有安稳睡过一觉了,可见上官鸿信的方式真的有效。“我该回家了,今天……谢谢你。”

“举手之劳而已,你也给我提供了素材。”上官鸿信盯着屏幕,背对着他点了点头,对他做了个自便的手势。

苍越孤鸣不想去深思他的反应在对方眼里究竟是什么样子,又会在小说里被描写成什么样的情节。他靠在电梯里,回想着今天发生的一切时,脸上仍然有些...

1 17

【藏&空】关于正气山庄那一夜

史空前提的藏&空。本来想看藏爹揍空哥,结果变成了空哥欺负藏爹……

场面混乱不可描述

史爸懵逼,jpg

 ————

房中有人。

还未进门,藏镜人便敏锐地察觉到房间里深深浅浅的呼吸声。身为武者的本能让他皱起眉,右手成掌,无声推开了房门,慢慢向声音的源头走过去。

待看清那歪倒在床上的人是谁时,他哼了一声,卸下了防备。这个年夜饭吃到一半跑出去不见人影的臭小子,原来是自己偷偷躲起来喝酒去了。

床上的青年一身酒气,紧闭着双眼,头发乱糟糟,四仰八叉地躺着,一条腿还挂在床边,显然是喝到昏头,随便寻了间房进来躺倒了。

戮世摩罗,史仗义。他对这个史家的二子、修罗国度前帝尊并无太多...

16 40

My body is a cage
That keeps me from dancing with the one I love
But my mind holds the key
My body is a cage
That keeps me from dancing with the one I love
But my mind holds the key
I'm standing on the stage
Of fear and self-doubt
It's a hollow play
But they'll clap anyway
My body is a cage
That keeps me from...

 
1 / 4

© 何事东风 | Powered by LOFTER